主页 > www.66303b.com >
云南省总工会为一位重度伤残农民工维权5年纪实
发布日期:2019-05-18 18:15   来源:未知   阅读:

  对于中国人来说,最熟悉的还是SM购物商城。目前,SM在菲律宾拥有72家商场。随着中国城市化的发展,SM集团先后在厦门、晋江、成都、苏州、重庆、淄博、天津、扬州等地投资兴建购物中心,目前在7个城市中运营的购物中心总建筑面积超150万平方米。而且,施至成将家乡福建作为自己开拓中国市场的第一站。

  5年中,当时作为省总公职律师介入此案的李楠和云南萃峰律师事务所律师赵继松艰辛备尝。

  李楠和赵继松作为律师既专业细致,也十分尽力,但他们认为最终取胜的关键要素,“不是我们两人所付出的努力”,而是屹立在他们和受伤农民工龙纪标身后的强大后盾——云南省总工会。

  这个案子是他自2017年履新省总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以来,横跨3个年头念兹在兹的牵挂。

  客观上,是文山州总工会原副调研员王连早给省总法律保障部(以下称法保部)部长王正钢的一个电话拉开了云南省总法律援助农民工龙纪标的序幕。

  这天上午,时任文山州总工会副调研员的王连早接到了一个熟人的电话,来电人名叫龙幼纲,是文山州人民医院工会的专职干部。

  龙幼纲给王连早讲述了一件事:马关县木厂镇锅盆村一名叫龙纪标的农民工,时年37岁,在昆明打工,靠帮人驾驶运输硫酸的罐车谋生。

  2013年4月20日,龙纪标在为所供职企业驾驶硫酸罐车过程中发生倾覆事故,致全身高达53%的面积被硫酸深度烧伤,面部严重受损,双目失明,治疗期间无钱缴费,医院停药,被要求出院。

  “因为事发地在昆明,我首先想到要找省总。”王连早说,“我给省总法保部王正钢部长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个事告诉他。”

  彭增梅作出两点指示:立即启动特别慰问程序,先给予龙纪标1万元的紧急慰问金以纾燃眉之急;立即对龙纪标进行法律援助。

  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州总主席兰朝明指示立即紧急慰问,给龙纪标送了1万元,马关县总工会得到信息后,也慰问了1万元,省、州、县三级总工会慰问的这3万元暂时给龙纪标继续治疗解了燃眉之急。

  紧接着,省总法保部立即派人通过各种渠道深入详细了解龙纪标受伤事件的各个方面,研究法律援助的突破口和步骤,内部确定由法保部干部、公职律师李楠联合云南萃峰律师事务所律师赵继松以专业的法律知识和实作经验,为龙纪标争回该有的权益。

  在此过程中,省总领导层曾因届满发生人事变动,但不管班子怎么变,维权工作始终获得强有力的支持、帮助和指导。

  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主席王树芬十分关注这个案子的进程,数度垂询了解情况。

  孔贵华作为省总日常当家人,更是多次与彭增梅、王正钢一起研究工作进展,对李楠、赵继松的工作给予了精心的指导和极大的支持、帮助。

  显然,龙纪标不是一个人以伤残之身在维权,而是一个庞大的工会组织和许多领导、专业工作者在为他擂鼓。

  李楠说,龙纪标受伤是事实,但其劳动关系是与哪一家用工单位建立,“人家是否承认他是企业的职工,是本案第一个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龙纪标受雇于昆明XA经贸有限公司(以下称XA公司),且有一份《劳动合同书》,但龙纪标出事以后,XA公司否认龙纪标与其有劳动关系,换句话说,就是不承认龙纪标出事时是其工人。

  这份合同有XA公司的印章,但上面“龙纪标”3个字实际上是他弟弟龙纪快在他出事后写的,因此,XA公司否认这份合同的真实合法性,导致劳动关系案一审败诉。

  李楠介绍道,“龙纪标因为担心没有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不完全真实。我们就不支持他,没有对我们说出签字非其本人所为这个事实,一度对案件的推进造成被动。”

  劳动关系纠纷,有着复杂的法律程序,这些复杂程序,XA公司一个没落,全部走了一遍,这一顿拳来脚往的“拉锯战”,就花去了近3年时光!

  当代集团成立于1988年,前身为武汉市洪山当代生化技术研究所,由6名自然人股东共同出资组建。截至2018年3月,当代集团注册资本为45亿元,艾路明合计持股28.21%,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其中还伴随龙纪标的劳动能力鉴定、工伤待遇索赔、法院执行等必须经过的程序。

  赵继松说:“我们向盘龙区法院提起工伤待遇索赔诉讼,但法院的传票因为找不到被告而无法送达,再加上医疗发票无原件等问题,使盘龙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迟滞了半年之久。”

  这个过程中,赵继松和盘龙区法院的一位法官一起到龙纪标住过的一家民营医院寻找医疗费发票原件时,曾发生他和法官被该医院的人关锁在屋里的恶劣事件。

  龙纪标和XA公司是否存在劳动关系,是帮助龙纪标索赔的第一步,也是极为重要的一步,这步棋若没走好,后面的棋局没法展开。

  李楠回忆说,龙纪标所持的那份《劳动合同书》有一个问题,“他翻车之前没有签,等于是空白合同,烧伤以后想起来,着急了,自己动弹不得,就叫他弟弟代他签了一个他的名字,这个瑕疵被对方利用,请求判令原、被告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庭审中,XA公司要求鉴定《合同书》真假,鉴定结果为,印章是真的,但‘龙纪标’的签字不是龙纪标本人所为,2014年12月15日,盘龙区法院作出一审民事判决,判决XA公司和龙纪标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

  “无奈之下,我们提出,原被告双方从2011年4月3日至2013年4月21日这段时期之间存在着事实劳动关系,请求法院支持。”李楠说。

  确认劳动关系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其中有一次,李楠带着调查取证的全套手续,来到一家生产硫酸的国企调取了龙纪标在该厂装运硫酸的发货单,“发货单上有龙纪标的签字,有了它以后,再加上其他的几个证据,形成了龙纪标与XA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证据链,这对后来昆明中级法院判定对方败诉起了作用。”

  在类似工作过程中,省总作为广大职工的“娘家人”,意义极大,赵继松认为,“如果没有省总的这些支持,本案的证据不会这样充分。”

  2015年3月12日,昆明中级法院受理了上诉,同年8月25日,昆明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撤销一审法院的判决,改判龙纪标与XA公司从2011年4月3日至2013年4月21日这段时期之间存在着劳动关系。

  在龙纪标和自己劳动关系认定被法院确认,以及诉请法院撤销昆明人社局的工伤认定败诉后,XA公司玩起了与李楠、赵继松、法院等多个方面“躲猫猫”游戏。

  “按照它的工商登记地址,XA公司应该在昆明市盘龙区交三桥某座楼里,我去找过五六次找不着,后来好不容易找到这座楼,发现它所登记的这层楼压根儿没有。”赵继松说,“打个比方,相当于你登记的公司在某座楼的6层,但到现场一看,这座楼只有4层,不仅如此,他们更换了法人代表,采取了一切让你找不到它的方式规避法院的执行。”

  昨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渑池支行,工作人员称已获悉此事并与当事人沟通过,但是对“当事人名下多出四张卡”的具体原因暂不清楚。www.998002.com

  这种规避官司的方法,在20年前、甚至10年前曾经屡屡奏效,但是,这次它遇到了云南省总坚毅执著的决心和信心,在两位代理律师以及法院的制度设计和当前社会管理的“大数据”模式面前,结果只是枉然。

  2016年7月6日,龙纪标的两位代理律师李楠和赵继松向昆明市盘龙区法院提起工伤待遇索赔诉讼。

  2017年1月27日,盘龙区法院以(2016)云0103民初43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

  XA公司支付龙纪标工资3666元;XA公司向龙纪标支付医疗费4646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593元、停工留薪期待遇66000元、治疗护理费43800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126500元、鉴定费300元、交通差旅费1000元,共计294656元;XA公司自2016年4月起,按昆明市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30%每月支付龙纪标生活护理费直至龙纪标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年满六十周岁);XA公司自2016年4月起,按照4400元/月的标准支付龙纪标伤残津贴直至龙纪标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年满六十周岁)。

  “因为判决书无法送达,我们经过与审判机关反复沟通,由法院‘公告送达’。”李楠说。

  公告送达是用大众传媒等载体公开宣告的方式送达诉讼文书,国内公告送达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

  “我们向盘龙区法院执行局沟通,请求将被执行人列入失信人名单,并发布限制高消费令。”赵继松说,“不仅如此,还追加XA公司股东王XX、王X、金XX为被执行人。”

  2019年2月19日,受龙纪标委托,其弟龙纪快与XA公司达成《执行和解协议》。

  双方的协议约定:XA公司补偿龙纪标52万元,30万元于协议签订之日起三日内支付,剩余22万元在龙纪标配合完成有关肇事车辆理赔手续后十日内支付。

  4月12日下午,他当着龙纪标的面,指示省总有关领导和部门,要求继续关怀龙纪标:

  “对龙纪标的关爱不能到这里就完了,工会要持续关心他,通知州、县总工会,龙纪标要纳入每年慰问系列中,每年州、县总工会几大节日的慰问必须有他,要长期关注。”